前段时间,我在 RedMonk 上看到了一篇来自 Stephen O’Grady 的有趣推文,介绍了开源许可证目前的状态,以及此图表:

此图展示了从2010年到2017年开源许可证的使用情况。能很明显看到,GPL 2.0 的使用量已经减少了一半以上,更多的开发人员转向使用 MIT 和 Apache 许可证。而 GPL 3.0 有小幅增长。

所以,为什么?

当然,原因自然有很多,而我的猜测是,这主要是由于开源商业化的趋势,而 GPL 相对不具商业友好性。

GPL & 商业

在开始之前,必须申明:我是一个 GPL 支持者,我所写的软件都是在 GPL 协议之下开源的。这篇文章也不是为了强调 GPL 的实用性和价值,更多的是想分享自己对于行业和许可的认知。

四年前,我参加了一年一度的 Open Source Think Tank 。这是在加利福尼亚举办的一个小型的开源行业高管聚会,主要关注的是网络、建立联盟、确定和解决行业问题。聚会上有一个小组案例研究环节,参会者会被分成多个小组,并被要求推荐一个目前正被广泛使用的开源协议。我惊讶的发现,这些小组给出的建议中没有 GPL。

所以说,当时业界就已经有对 Apache 和 MIT 许可证的倾向趋势了。2015年 GitHub 许可研究也发现,MIT 许可证已成为最主要的一个选择。 在我的 XPRIZE 工作和作为社区顾问的工作中,我也看到了一个类似的现象,许多客户对于用 GPL 许可他们的代码表示不舒服。

社区 & 企业

说实话,GPL 人气不断下降并不很令人惊讶。

首先,随着开源产业的发展,大家都已经清楚的发现,找到社区参与的平衡以及客户需求的商业模式极为重要。在开源早期有一个误解,“如果你建立一个开源项目,客户就会来。确实,他们会经常来使用你的软件。但在大多情况下,他们不会给你钱”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看到各种公司,如红帽、Automattic、Docker、Canonical、Digital Ocean 等等,都在探索不同的开源方式来实现盈利。包括分发模式,服务模式,开放核心模式等等。可以很清楚的是,传统的软件稀缺模式并不适用于开源项目,在收入和免费之间取得平衡对许多人来非常困难。

GPL 虽然是开源许可证,但它基本上是一个自由软件许可证。作为自由软件许可证,对 GPL 的管理和支持大部分是由自由软件基金会推动的,他们最终的焦点都是从软件绝对必须 100% 自由的角度出发。他们没有太多的妥协空间,甚至许多公认的开源项目(例如很多 Linux 发行版)都因为一小部分二进制固件而被认为是“非自由”。很少有企业认可自由软件基金会(或类似的组织)这种纯粹的意识,因此我怀疑企业不太愿意选择一个如此纯粹的许可证。

另外一个影响 GPL 使用的原因,我认为是随着增长开源的目的不再纯粹。在早期,开源项目建立的核心根本之一是关注开放性和软件自由性。 GPL 对于这类项目来说是一个非常自然的选择,如 Debian、Ubuntu、Fedora、Linux 等等。但近年来,我们已经看到了更新一代的开发形式,对他们来说自由什么的可能不太重要,开源是为了完成命令,又或者只是为了开放某个软件的一个组件。我觉得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使用 MIT 和 Apache 许可证的原因之一。

未来?

说到底,这对 GPL 意味着什么?

我认为,GPL 将继续是一个备受欢迎的许可证,但开发人员将越来越多地将其看成是一个纯粹的自由软件许可证。 对软件自由有道德承诺的项目将优先考虑 GPL ,但对于前面讨论的需要考虑平衡的企业,还是会更愿意使用 MIT 和 Apache 许可证。

无论如何,看到开源和自由软件在不断增长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事情。虽然许可证的使用方式可能存在复杂性和变化,但对我们来说,更重要的是技术在日益变得越来越开放,每个人都可以去使用。

你最喜欢哪个许可证,或者你开源的项目正在使用的是哪个许可证?欢迎在下方评论区留言。